AD
首页 > 资讯 > 正文

人大北大双学霸当农民,名校双学霸甘当农民7年

[2019-11-09 04:32:45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编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人大北大双学霸当农民,名校双学霸甘当农民7年。邹子龙拥有“高考状元”“人大北大双学霸”等众多头衔,但如今他经营着与这些头衔看似“不对等”的人生——返乡,租地,开有机农场,已经在土地上深耕了7年。今年8月23日,台风“天鸽”正面袭击珠海,位于珠海市平沙镇

  人大北大双学霸当农民,名校双学霸甘当农民7年。邹子龙拥有“高考状元”“人大北大双学霸”等众多头衔,但如今他经营着与这些头衔看似“不对等”的人生——返乡,租地,开有机农场,已经在土地上深耕了7年。

  今年8月23日,台风“天鸽”正面袭击珠海,位于珠海市平沙镇大虎村的绿手指有机农场也遭受了毁灭性打击:房屋、大棚、猪圈被掀翻,蔬菜全部倒伏,果树被连根拔起,禽畜死伤众多。“损失800万左右。今年农场刚实现盈利,一场台风又回到了原点。”近日,邹子龙向红星新闻描述起不久前的灾难时,却平静地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。

  邹子龙拥有“高考状元”“人大北大双学霸”等众多头衔,但如今他经营着与这些头衔看似“不对等”的人生——返乡,租地,开有机农场,已经在土地上深耕了7年。7年来,他的农场三易其址,数次遭遇台风,最初的合伙人也只剩下邹子龙自己。

  在外界看来,邹子龙是不怕挫折的创业传奇,抛开一切质疑建造了属于自己的300亩“理想国”。不过,他对红星新闻说,自己不觉得苦,“我就是一个新农人,用不同的方式种地而已。”

  台风过后的第二天,生产者和消费者共同承担风险的理念,第一次在珠海悄然兴起。因为急需重建资金,邹子龙决定伸手向消费者借钱。他在绿手指的微信公众号发布推文告知灾情,寻找愿意借款10万元以上的消费者,并开通了捐助渠道。

  “反正他没事就在农场里转,一圈圈的。每块菜地,每棵果树的情况他都清清楚楚。”2013年加入绿手指的刘象茵谈起对邹子龙的印象,从最初到现在都没有变过,“他什么事都亲力亲为,带点处女座的完美主义。”她认为,农场能快速恢复生产,是邹子龙这些年的积累和付出得到了回报,“怀抱梦想的返乡青年很多,一直不忘初心的却很少。”

  2007年,邹子龙以651分的成绩,获得广东省韶关市选考地理五科总分状元,并力排众议选择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冷门专业“农业经济管理”。他回忆,当时的分数基本任何学校任何专业都可以报,但他只填了这个专业,其他全是空白。

  邹子龙几乎是抱着虔诚的态度去学习自己的专业。读书时,他整日泡在学校图书馆,往返于学院的农园,不仅观察研究,还动手实践。此外,他还报读了北京大学的经济学双学位。《广州日报》也曾报道,邹子龙在校期间获得了北大经济学的第二学位。

  原本毕业就打算创业的他,大四那年被成功保送为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。而在此之前,他已经找到两位同学,带着实业报国的理想,在珠海的一个山头开辟了第一个农场。2013年《南方都市报》曾对此进行报道:大一时邹子龙就开始制订农场创业方案,并在学院的农场实践。2010年他和两位同学到珠海承包了一座山头,创建了名为“绿手指份额”的农园,开始菜农生涯。2011年,邹子龙毕业,因成绩优秀,被保送读研,在人民大学学习农业推广专业,一边创业种菜,一边深造。

  他们的第一个农场拥有20亩菜地,按照有机农业的标准种植蔬菜,给十几户珠海市民长期配送蔬菜。当时大家对有机蔬菜并没有多少概念,仅有的客户都是他们自己的亲戚朋友。邹子龙现在依然清晰记得,农场经营几个月后不仅没有赚到钱,因为菜地的租金问题,他们还被扫地出门。搬迁到第二个农场时,最值钱的就剩两头猪和一个不锈钢水桶。

  第二个农场不通水也不通电,条件比第一个还艰苦。他和伙伴们用U型管、连通器,从很远的地方把山泉水接过来,通过重力加压实现了自流灌溉。此外,他们还用6个车载电瓶串联起来解决生活和生产的用电,每次用完再拉到村里去充电。

  就在此时,邹子龙的故事开始被媒体关注,并进行了报道。2013年,广东卫视播出了绿手指创业的相关纪录片,他们的事迹感染了众多城市青年,不少热爱农业的人纷纷涌上山头。

  阿飞当时在深圳做外贸工作,看完邹子龙的纪录片后,他毅然辞职来到了山头。他记得当时一帮年轻人放牛、喂猪、种地、栽树,几乎参与所有的农事。大家每天在山头吃大锅饭,偶尔晚上还有篝火晚会,过年还有好多坚守在农场的人,大家就聚在邹子龙租的房子里吃团圆饭。

  “那里基本满足了我对田园生活的所有向往。”阿飞从志愿者到实习生,如今也成了绿手指的中坚力量。他介绍说,绿手指从那时起,在某些人看来,可称作是“有机农业的黄埔军校”,不少人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后就回到家乡,建造了很多有机农场。从第二个农场开始,绿手指组成了约10个人的核心团队。从家庭作坊式的生产变成了一个小企业,从原来没有明确分工,到有一定的团队规模,每件工作有具体负责人去做。

  但是,良好的势头并没有占领这座山头很久,合同纠纷再次上演,农场不得不再次搬迁。“因为没有社会资源,我们很难找到长期、稳定、符合要求的土地。”邹子龙从两次失败中总结出了经验,农场的建设必须要有固定的土地产权,不能简单从当地农民手里租地,签短期合同。

  2014年春天,通过多方努力,邹子龙得到了珠海市政府帮扶。由珠海市政府牵头,绿手指落户平沙镇大虎村。300亩连片土地,20年合约期,邹子龙自己完成设计,一座“理想国”正在完成。

  目前,农场有正式员工30多名,绝大多数都是大学以上学历,最近又引入了职业经理人制度。他们主要负责农场的管理、推广,销售和技术等,平时农场的大部分种植工作是从周围雇人进行。

  他按照古代护城河的原理,修筑防洪大堤,做了强排系统。使得每年必淹的滩涂,再也不受水淹。没办法种菜的地方,就修鱼塘。几个鱼塘加起来,能存十几万方水,下一场雨就能省几万块钱。农场中间是鱼塘,两边依次排列着蔬菜区、果树区、晒场、牛棚、猪圈、配菜中心、堆肥中心、活动中心等。

  用牲畜粪便做肥料,用鱼塘水灌溉,拒绝化学农药和肥料等一整套完整的有机农业生产模式,是邹子龙从最初就坚守到现在的理念。在办公室采访邹子龙时,因为外面果园里除草机的声音太大,记者不得不起身关闭窗户。邹子龙介绍,一些在市场上被称为有机农业的食品,在化学农药和肥料使用上并不严格,但他说自己有自己的底线,“简单的除草,别人一瓶除草剂可以解决,但我们要雇工人劳动好几天。”

  吃完午饭,洗碗池旁边没有洗洁剂,而是一桶米糠。大家先抓起一把米糠抹掉碗底和筷子上的油渍,然后再用水清洗。这样的环保绿色细节,在农场到处都能看到。

  在今年受台风袭击之前,邹子龙的农场每天会固定给400多家深圳市民配送蔬菜。而与消费者互动,让他们知道食物的来源,也是邹子龙一直倡导的:他们每周会在平台发布农场蔬菜、果树、家畜的种植和成长情况。作物批号,种植方式,施肥,杀虫,相关负责人都能进行查阅。

  但是,邹子龙的这种方式并没有受到周围农民的理解,他们不清楚为什么这里种的菜会比菜市场卖的菜价格高出好几倍。当红星新闻向村民询问邹子龙的农场时,他们回答,“当地人很少去,听说专门给人特供蔬菜。”对此,邹子龙也是哭笑不得。

查看更多:农场 手指 有机 蔬菜

为您推荐